2024年05月25日
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文化 > 伏牛 > 正文

種菜記

來源: 發布日期:2024-05-15 作者:□丁杰  打印

  入秋,我在一小塊空地撒上菠菜種子,又用噴壺澆了水,便打起了如意算盤。想象碧綠的菠菜貼著地面長得又肥又大,到那時正逢過年,可以吃個火鍋,肥嘟嘟的“紅嘴綠鸚哥”現挖現涮,還不一個個爭著搶著?想想就歡喜。

  從那日起,我有空便去地里看看,時不時灑灑水?翱耙辉聦⑦^,心里的菠菜已長得蔥蔥蘢蘢,眼前的土地仍舊光板一塊。生怕眼力不好,又彎腰俯身細細搜尋,哪里有一絲兒菠菜的影子?

  恰好有人路過,忙拉住請教。來人一看,隨即拍手大笑。我愣住了。那人說,你把種子撒在這硬邦邦的生地咋成?我茅塞頓開,看來,要想種植,第一步必須“開荒”。

  三百六十行,行行有門道。我第一次種菜,種成了一則笑話。

  隔年春,遵從指教,買了農具,深挖翻土,清理出兩車斗碎磚瓦礫,疏松土疙瘩,拌入豆餅。磨破了手皮,累痛了腰,也體會到了“春耕”的艱辛。

  由于地方狹小,需要在有限空間合理布局。便種了辣椒茄子,撒了莧菜種子,四棵黃瓜秧只能栽在靠近綠籬的狹長地帶。我又網購了好看的爬藤架,為黃瓜搭起架子,穿插著栽幾棵歐月、繡球,這樣做是為了園子美觀。生活處處有美學,我憑借與生俱來的愛美之心,把方寸之地裝扮得花是花,菜亦如花,幸福指數陡增。

  這一次種菜,竟種出了許多驚喜。

  發芽了,細密密紅紫一片。

  長高了,又多出幾片葉子。

  辣椒最先開出小白花。

  茄子也撐開了粉紫的小雨傘。

  黃瓜舒展嫩綠的觸須,奮力往高處攀。

  風來了,雨來了。蜜蜂來了,蝴蝶也來了。

  白頭鴇、烏鶇鳥不時拜訪,麻雀干脆在檐下安了窩,珠頸斑鳩曳著婀娜的身姿從從容容自柴門進進出出,似在宣告,它才是主人。

  忽一日,小辣椒、小茄子、毛茸茸的小黃瓜長出來了。

  花果一天比一天多,多到沒有心思再去數它。

  我像個等待豐收的老農一樣喜不自禁。

  中午吃什么呢?拎個籃子到小園。打開喜歡的音樂,邊聽邊采摘,莧菜、茄子和黃瓜,得用剪刀。辣椒好像是被誰預先安在枝杈間的,只需反向輕輕一掰,便完完整整掉下來了。采摘的過程美好,有一種溫存幸福的滿足感。一小籃綠色無公害蔬菜,是一籃子紫幽幽、翠生生的溫情笑靨。

  朋友來訪,先不必泡茶,隨手摘一根黃瓜遞上,同時遞上的還有一點小得意?墒桥笥巡⒉活I情,偏要自己親手摘。說,你剝奪了我采摘的快樂。哎呀,這個帽子扣得不小。

  孟夏的清晨,照例在小園轉悠,發現漏網之魚——一根粗過手臂的黃瓜,一時驚訝得合不攏嘴,像撿到寶貝似的。隔日,又發現兩根超級大的。怕是太老了吧?可是,怎么舍得丟棄?不如一試。

  中午,做砂鍋燉排骨。黃瓜去瓤留皮,切均勻長條,待排骨九成熟,將瓜條皮朝上齊齊蓋住排骨,稍燉片刻,排骨熟透,黃瓜也已酥爛。掀開鍋蓋,黃瓜愈顯青綠,芬芳四溢,且香氣融入湯中,消解了排骨的油膩,十分勾人食欲。

  搛出一塊瓜條,瓜肉入口即化,而瓜皮完好、薄極,迎光照亮,如古雅宣紙一般。暗想,這薄薄的紙片可寫得下風雨陰晴半世寒暑?坦然一笑。

  炎熱夏季,與一道菜的偶遇,真是望外之歡。

  這是我們的日子,恬靜、芬芳。


( 編輯:tln )
达达兔影视,纳西妲开襟开叉裙鞋子选择,男女之间的唏唏哩哩,柴火垛里的疯狂最经典的一句